400-8788-840
teamLab:数字化的东寺世界遗产

东寺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规定的世界文化遗产,与西寺隔着平安京的正门罗城门而建。这座五层宝塔是日本国宝和最高的木塔,是平安京建成1200年后仅存的遗迹。空海弘法大师从中国回日本学习密教后,东寺成为真言宗的始祖和总寺,据说是日本第一座密教寺庙。

本次展览是teamLab数字化城市艺术项目的一部分。该项目背后的概念是,非物质数字技术可以将建筑物或场所变成艺术,而无需对其进行物理改变。一个时间久远的地方变成了作品的空间,作品的空间在自然、风吹雨打以及在场人的行为的影响下交互转化,使人艺术作品的一部分,也是大自然的一部分,也是漫长岁月的一部分。结果,工作、人与自然、自己与他人、现在与过去变得没有界限。东治的空间将因人的存在和自然的行为而转变为一个现在与过去相交的艺术空间。

 

 

除了团队在其他展览中共同的作品共振森林、生命之树和发光呼应的球体等互动装置外,还有针对东寺特别创造的艺术作品。

 

葫芦池中的浮灯

东寺有一座五层的宝塔,是日本最高的木塔,还有一个葫芦池,这是池塘花园的元素。葫芦池水面上的每盏灯都自主漂浮。当人靠近一盏灯时,或当风吹起一盏灯时,它会发光并发出声音。附近的灯火一闪一闪的应了一声,一闪一闪的响起它们的音调。然后它继续通过附近的共鸣树和自主共鸣生命森林产生共鸣。或许人们会更加意识到同一个空间中其他人的存在。当没有风,附近没有人时,灯开始慢慢闪烁,灯由穆拉诺玻璃(威尼斯玻璃)制成。

 

 

抽象与具体——八幡神社与五层宝塔之间

这件艺术品位于八幡神社和五层塔之间,五层塔在东寺建成之前就一直矗立在那里。当人们在艺术品空间内停下来时,一组新的线条就会诞生并在空间中蔓延。线条的组合将树木变成扁平的层。艺术作品不是回放的预先录制的图像:它是由连续实时渲染作品的计算机程序创建的。人与装置之间的互动,使艺术品不断发生变化:先前的视觉状态永远无法复制,也永远不会重现。此刻的艺术品再也见不到了。

 

 

在东治古道繁衍生息

823年,受托管理原国寺东寺的空海弘法大师,决定弘扬密教,以古道为中心建筑。它的建造是为了使讲堂的中心成为寺庙区和密教的中心。东寺于1486年与近藤和南大门一起被大火烧毁。近藤最终在桃山时代重建,南大门在江户时代重建,但在火灾五年后重建古道的优先级最高。在科多兽中,花朵的生长周期不断重复。当太多的花朵生长时,它们会同时散开和褪色。当人们触摸它们时,花瓣散落并掉落。艺术作品不是回放的预先录制的图像:它是由连续实时渲染作品的计算机程序创建的。人与装置之间的互动,使艺术品不断发生变化:先前的视觉状态永远无法复制,也永远不会重现。此刻的画面,再也见不到了。

 

 

Toji Kondo的可逆旋转

近堂是东寺的主要殿堂,是在首都迁往平安京时建造的。

东寺和西寺横跨平安京的正门罗城门而建。东寺始建于796年,近藤是最早建造的寺庙。近藤在都城前保留了 600 多年,但在 1486 年被大火摧毁。现在的建筑物于 1603 年重建。它是桃山时代(16 世纪后期)结合天治和和的代表性建筑风格,融合了宋朝的风格。空间书法是在近藤中绘制的,它在艺术空间中旋转,每个方面都在同一个方向旋转。但由于超主观空间的特殊性,它可能会出现顺时针或逆时针旋转。空间书法是在空间中绘制的书法,是teamLab自成立以来一直在探索的一种书法形式。艺术作品在三维空间中重构书法以表达笔触的深度、速度和力量,然后使用 teamLab 称为超主观空间的逻辑结构将书法扁平化。书法在二维和三维之间转换。

 

文章转自teamlab官网